那年,李白三十整!

那年,李白患上一种病,病的名字叫黄昏。

阴晴雨雪,人事浮沉,让他心中开始了莫明的恐慌……

01

江湖言道

在江湖里,有一个秘密,他从未提起。

李白生世至今是个迷。江湖传言,他出生在一个放荡不羁的“神秘家族”,背着几宗血案,漂流独隐于尘世间。

据传,他的祖上由于犯罪,被流放到碎叶城。在他出生不久后,身为剑客的父亲又因行驶侠之权利,擅自杀了人。遂带着儿子持剑仗马,辗转万里落脚在四川一带隐居。

有这样的家族打底,李白天生便有侠之基因,完美继承了祖上的正义血脉,打小便有着大侠风范。

君不见,其十五好剑术,始之任侠游历河山,倍崇张仪、苏秦。

公认,李白有个师傅名叫裴旻,人称“剑圣”。所以,除了诗仙之外,李白也博得了大唐“剑术第二”的头衔。而据李白儿时的密友回忆,他更是曾“手刃数人”。

没错,李白确有不少“杀气逼人”的诗句,比如“脱身白刃里,杀人红尘中”,寥寥八个字,杀气顷刻扑面而来。

再比如其《侠客行》而言: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”,这一场景,怎么看都像是在写自己的父亲当年行侠的往事。

种种迹象表明,李白的血液里流淌着侠义与不羁。

是的,他或许不独属于文学,也属于江湖!

02

为侠者爽

风萧瑟兮有杀气,林静立中藏玄机,此去江湖多风浪,我定只身闯一闯!

大唐尚武,时为侠者,无论结局如何,终究都会很爽。颠沛流离、千金散去、官场浮沉、功名了去,会让我们觉得李白过的有多苦,但我们也不能忽略一件事,就是他真真切切的爽过,而且是那种开挂的爽。

人总是在祈求圆满,但三十岁之前的李白,却早就达到了许多人一生所追求的圆满。

二十岁之前,李白跟着侠客父亲读书学剑,痴迷司马相如;二十岁之后,李白开启旅行模式,从附近的成都、峨眉山开始,一发不可收拾:出三峡、登庐山、游洞庭湖、下金陵、过扬州。从峨眉山月,至金陵酒肆,触目皆是新鲜。

道士、和尚、剑客、贩夫走卒,到富商豪强,乃至官吏、流民、阶下囚,见面皆相见恨晚,酩酊大醉,三日不绝。李白是侠,是不羁,也是一阵风。

风吹过,湖水泛起涟漪,风过后,几人记得?

离别仇恨对那时的李白来说,完全不在心上,他的心思只在远方,在这有趣的人间里,期待着下一场相遇,与下一场离别。

03

驻足一场花事

行走江湖的人,见惯天下风月,时常将外面的世界带至堂前……

那年,李白二十七岁,一介布衣,除了放浪形骸的才华和血气刚烈的英俊外,一无所有。

多些年的风月,他已尝遍了自由的滋味,却也让自由过了头。他开始恍然,原来自己也会突然有那么一刻,很想家。727年,他开始了回家的旅途。

本以为是一场无趣的返程,不料偶遇一桩花事,却就此驻足。

回家途中,李白在一个姓许大户人家蹭了几顿饭,偶遇了时年十八岁的许氏,竟偷偷对其动了心。而姑娘亦倾慕他久,早芳心暗许。

这场突如其来的爱情,让李白想到了八百多年前的司马相如和卓文君。这一幕,偶像与他,何其相似!于是,两人很快完婚。

想让一个男人的成熟,就让他结婚,而李白也没能逃脱这个俗套。对于自己的新婚生活,他十分满意——

朝共琅玕之绮食,夜同鸳鸯之锦衾。

白天吃喝玩乐,夜里同衾共枕,想是一生最幸福的时刻了。

然而,行走江湖的人,早已见惯天下风月,时常将外面的世界带至堂前。李白根植于骨髓里的侠客精神,让他对这种花前月下的平淡生活充满了不甘。

于是,三个月的蜜月过后,李白再一次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旅途。这一次,他的目的地叫做长安。临行前,他写下这样的诗句——

莫谓无心恋清景事了拂衣去 深藏功与名整首诗句,已将书剑许明时。

美景无需流连,前路依旧漫漫!在时代在感召下,李白向西北大步而去,很快便没去了身影。

04

那年,李白三十整

多少人一世奔忙,被时光追赶,竟忽略了,老了的那一天,想要的生活,亦不过是简衣素布,淡饭粗茶。

开元十八年,春末夏伊始,历时三年的奔波,李白终于抵达长安。那年,他三十整。他没有想到,他的人生至此,将被灰暗的阴霾笼罩。

进入帝都之前,他很自信——文能惊天地,剑可泣鬼神。来到长安不久,他开始意识到,自己就像一滴雨水进入大海,泛不起一丝波澜。

其实李白来长安的目的很简单,他想要从政,像历史上的苏秦张仪一般,接受天子的召见,为其赏识,大展雄图。然而他仅一介布衣,高高在上的天子又会接见他呢?

为此,他费了好一番功夫。夫人许氏的爷爷,曾做过大唐的宰相,通过这层关系,李白结识了一些当时的高层人士。

但这些人表面上和李白是好友,却始终不把他推荐给皇上。具体缘由估计有自私之嫌,毕竟李白太有才了,推荐他不是给自己的饭碗找对手么。

或也和李白的出身有些关联。毕竟李白祖上确实干了些不太光彩的事迹,加上父亲杀人跑路,户口也有些问题,只对外宣称是生意人。而生意人又不能参加科举,所以李白的仕途之梦,终究还是被他家族的侠给毁了。

所以,大家要记住,行侠有风险,出手还需谨慎呐。

眼下找中介引荐这条路,是行不通的了。李白只好另辟蹊径,学习陶渊明打造自身人设,隐居终南山,然而,然而……

从他此时的诗句可见一斑——

“丹徒布衣者,慷慨未可量”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”“长相思,摧心肝”

豪迈的背后,却是无尽的挫败感,这才是李白自负背后的真相。三十岁的李白正是陷入了这场自负,然后被挫败,自负,然后再被挫败的怪圈。

其实,李白完全可以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,他有钱,有家,有娇妻,有几亩薄田,还有一颗不羁的少年心。于山水绝佳处,寻一隅,何其快哉!

然而,李白却是侠客,是一把剑,剑出鞘,不出招何如?是啊,他就是这样自负的人,自负得有点可爱。

在最想证明自己的年龄,在第一次真正想开辟功业的时候,李白才发现,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则,和他想的不一样。开元十八年,三十岁的李白站在大唐长安城下,第一次感到人生如此狼狈。

一个天涯游子事了拂衣去 深藏功与名整首诗句,奔波于浮生乱世,不知成败,不知归程。与其费尽一生争夺输赢,不如安心平淡,随遇而安。这个道理,难道李白真的不懂吗?

不,他懂得平淡的可贵,也明白人生终归是平凡。但他一生追求的,是绚烂至极后的归于平淡。

使环区大定,海县清一,事君之道成,荣亲之义定,然后与陶朱留侯,浮五湖,戏沧州,不足为难矣。

春去秋来,转眼间长安城已是深秋。李白仍不愿回到妻子身边,他短暂的离开了长安,一路向西,希望沿途一路可以得到地方基层的引荐,可惜仍旧无果。

次年,开元十九年春天。李白又再次回到长安。他已穷困潦倒,开始自暴自弃,放下身段,主动与市井之徒交往。初夏,他在无比颓废之中写下了《蜀道难》,再一次离开了这晶壁辉煌的长安城。

尔后,李白来到河南嵩山,遇故友元丹丘,开启了他颠沛流离的下半生……

李白三十岁之后,诗句越是潇洒,越是无所谓,却越让人伤感。他在诗里,骗过了无数读者,也骗过了自己;骗过了诸多所谓的大师,也骗过了那些年二十一二岁的我……

那年,李白三十整: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。

发表评论